◈ 仙真的是這樣修的嗎?第5章 大氣運者在線免費閱讀

仙真的是這樣修的嗎?第6章 清澈的愚蠢在線免費閱讀

「那麼師傅,當前修鍊界是如何發展自身勢力的呢?既然不缺天才,為什麼沒有人想過鑄造一批天才一統修鍊界呢?」

李鈴瑤繼續耐心的解釋道「天才越多,自身的勢力就越強大這個是沒錯的,但是對修鍊界的危害也會越大,你要知道不管什麼都是物極必反,當所有人都是天才,那麼帶給修鍊界的只有災難。在abc多年前,有個宗門為了滅掉世仇,暗中批量培養了近千名全系靈根的天才,讓他們修鍊全系法術,厚積薄發,在任何一個境界都能碾壓同級,用毅力和數量打敗對手。

結果卻是世仇被滅了,但是宗門裡內亂不休誰也不服誰,同時也滋生了一大批邪教教主,長時間無法破境,內心接受不了自己悟性平庸的事實,元魂被邪念侵染,精神失常。

內亂的最終自然被平定了下來,但宗門也因此衰落在歷史長河中,因為沒有人願意再把孩子送到這樣的宗門,他們也不想再有後輩重蹈覆轍,師兄弟互相殘殺,爭權奪利,宗門剩下的幾人自此隱退,終老於俗世。

成為邪教的則是給整個修鍊界和世俗界造成了災難,當時是真網並沒有應用到尋找邪修身上,所以造成了無數生靈面臨各種各樣的慘劇,哪怕救回來了,也只能催眠才能讓他們進入正常人的生活。」

「那師傅,沒有悟道樹,悟道茶什麼的寶物嗎?」

「有,以前有還專門有人種植賣給各大宗門,最早發現這種能悟道的寶物的時候,各大古老宗門都為此大打出手,後來就沒了,都當成了觀賞植物,諾!往後看,斜對面那個葉子圓圓的小樹,就是悟道樹的一種。

這個東西最早能助人悟道破鏡,是因為知識的匱乏,當時的修鍊者思想和現代修鍊者不一樣,他們可能只有幾本經書可供選擇修鍊,也只有宗門所附帶的法術可以修習,思想具有局限性,嗯!就和你現在差不多。因為悟道樹本身的特性就是包含天地至理的一部分,或者說你可以理解成它會自動的刻錄天地的某一條或者多條規則。」

「那為什麼現在不管用了呢?」新恆明道大為不解。

「兩個原因,一是真網的發展,隨着真網在修鍊界普及,一切都有了價碼,知識障礙逐漸被打破,以前的修鍊者需要搶破頭顱才能得到的修鍊法決秘術越賣越便宜,你價格低我的價格更低,只要有的賺。

二是脫胎於煉丹師和煉器師的至理研究所,堅持不懈的研究天地大道,現在絕大多數你不知道的東西除了修行界幾大無法被論證的未解之謎和破鏡之外,你都可以在上面查到,差別只在於需要付多少錢,至少相對於求道境界以下的所有知識都可以查到」

「他們都研究些啥?」他感覺這個至理研究所好像老家的科學家。

「什麼感興趣就研究什麼,研究出來了就發表,每個勢力都有自己的至理研究所,武器,丹藥,甚至術法,研究範圍最廣的當然是天地至理,比如水為什麼會變成冰?冰又為什麼會變成水?原理是什麼,需要什麼外界條件才能讓它發生轉變?」

他喵的,還真是修鍊界的科學家。

「他們都不用修鍊的嗎?這麼閑,天天研究這研究那?」

李鈴瑤再次把聚靈環放在他面前搖了搖,「徒兒你記性真差,一直修鍊不過是對靈力的累積,不能幫助修行者破境哦!」

當我沒問,新恆明道此刻有些無語,一時間不知道自己還能有啥可以問的,他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知識的匱乏。

「好了,你先消化一下,等進了第六學府,好好給你惡補一下修鍊界的常識,我一共有兩個助理名額,此次你就以我助理的名義和我一起進入學府。」

~~~~~~

經過半小時的趕路,靈舟達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鵝城第六學府,建築風格一看就有一種古韻流淌,在進城前李鈴瑤給新恆明道也註冊了信息,從此以後,他就可以以教師助理的名義進出鵝城和第六學府,身份證終於是有了,還是修鍊界官方認證的。

鵝城第六學府,顧名思義,鵝城的第六座學府,教授的學生是12歲到16歲的未成年,也是踏入修行的開始,5年時間,從普通人到鍛氣境圓滿,這就是學習的一部分,學習怎麼掌握所自己的力量,修鍊術法,增加學識。

能突破到元嬰,那是必然被各大宗門瘋搶的存在,這意味着領悟力出眾或者氣運驚人,絕大多數人普通人終其一生無法突破至元嬰,這是天蟄,是蛻凡成仙的基石,生命層次的轉變,壽命可達到350到400歲。

故玄元界每150年左右為一代,因為普通人的壽命是160到200歲,修鍊者成家立業比較晚。

相對於李鈴瑤來說,作為元嬰境的修行者,壽元350歲打底,現在不過22歲,這已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鵝城第六學府的老師,當老師的標準便是擁有元嬰境的修為或者在某一方面有較為突出的成就。

報到後領到了一個小院子,鵝卵石鋪就的小路貫通整個教師宿舍區,每個教師都有單獨的小院子,院子里一般只有教師和教師助理,偶爾有教師家屬過來探望也可在此歇息。

二層的小樓,青磚琉璃瓦、木質的門窗上雕琢着各種奇花異獸,一主卧一客廳一廚兩個客卧加一個佔地面積占整個建築面積一半大的書房,一樓是客廳和書房,二樓則是廚房和卧室,每個卧室都貼心的配備了一個獨立的衛生間,相當的周到。

房屋左前方是一個小池塘,裏面養的有觀賞魚,右側則是一個葡萄架,架子下有一張四四方方的小桌,桌側擇有八個圓圓的小凳子。中間則是鵝卵石鋪就的小路,每個教師小院的設計都差不多,大同小異。

這不由得讓新恆明道感嘆這修行界教師的待遇真不錯,此時的新恆明道並不知道李鈴瑤這個21歲半突破元嬰的含金量,剛穩住道境就出任了鵝城第六中學的教師。

美美的洗了個澡,洗去了這兩天以來身上的晦氣,進入異界這幾天,終於是可以放下身心好好的休息一下了,莫名其妙的認了個師傅,現在看來其實也挺不錯。

而此時的李鈴瑤正在教師辦公室里和新同事溝通交流課程和要任職的班級,學習教導學生的經驗,畢竟能力強不代表好為人師。

決大多數的學校都分為術法,陣道,器道,醫藥,符法,占卜,六科,像修行方面比較突出的大多數教授的都是術法科,可以傳授自己的鬥法經驗和一些破鏡經驗,雖然破鏡經驗無法共通,但是可以作為借鑒經驗為學生破鏡做知識儲備。

李鈴瑤教授的正是術法科,教授學生五行術法,包括對應的組合異種術法,風雷冰不一而足,凡是學生都有可能對其中一種感興趣,所以都要有涉及。

任職年限為十年,就是兩屆學生,如無意外她會帶領兩批剛踏入修行的的學生順利畢業然後圓滿從這個學校離去,之後選擇去其他地方修行,修行不是枯坐山中打坐,而是積極入世。

其實關於修行,並沒有唯一的說法,每個方法對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效果,修行界的有個忌諱就是把自己經驗強行加到別人身上,因為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路走,走別人的路尤其如果一直受到某一個人的經驗影響,那麼就比較難突破上一任的界限。

所以玄元界的同一屆學生術法老師都是多位,也即是說一屆學生可能有三四個甚至是七八個術法老師,每一個術法老師給的經驗都是不同的,要選擇合適自己的去學習。

作為鵝城成立倒數第二晚的學校,鵝城第六學府擁有學生接近1000名,每年級200名左右,分五個班級,每個班40名左右,當然也會有例外,學生並非限定在一個班級,如果有學生特別喜歡一個老師可以調去老師教授的班級,因為每名教師只會教授兩個班級共計80名學生左右直到畢業為止。

鵝城第六學府的老師共計80名左右,教授25個班級,綽綽有餘,術法科的教師那個學校都不嫌少,因為多一個老師就意味可以讓學生多一種選擇方向,畢竟同一種術法不同的人領悟是不同的。

術法科的老師就佔了一半,其他科目的老師有40名左右,其實是沒有多招收其他科目老師的必要,因為學校只教授理論。

實踐需要進入大宗門借用大宗門的財力才足以讓學生擁有足夠消耗的材料讓學生研究使用,各個城市學府的力量不足以支持太多的學生做研究,只能看接受能力和天賦,有些學生天生就是某一方面的天才,如此才會得到學府的資源傾斜。

至於占卜科,厲害的招不到,不厲害的到處都是,一抓一大把,根本用不着。畢竟大家都學過,但是能有建樹的少之又少,屬於最容易入門也是最難精通的科目。

現在是新教師報道的最後一天,明天就是迎接新生到來分班了,需要做不少的準備工作,所以直到傍晚李鈴瑤才回到教師小院。

其實如果什麼都用靈力的話,除了必要的交流,短短几分鐘即可完成,但是對修行無益。畢竟作為元嬰期的修行者,靈識感知範圍超過千里,可同時操縱多道靈氣,一心多用。

更多的是事必躬親,身體力行,這就是修行的一部分。

其次,這也是人生的意義所在,什麼都不願意做的鹹魚是不在修行城市中生活的,像這一類人基本都在俗世和修行者中間的橋樑城市擔任職務,是屬於閑得不能閑得職務,畢竟有沒有這類人都不影響城市的運轉。

剛把自己常用的傢具放好,門口傳來敲門聲,一個品貌非凡,劍眉入鬢,挺鼻薄唇的青年立在門外,負手而立。

顯然對方是一直在關注這座小院的動靜,恰到好處的等待李鈴瑤布置好房間才過來拜訪。

李玲瑤行至門開,打開半扇小門,「你是?」

「李姑娘您好,我和您一樣是今年到學府報道的術法新老師,不過前面我在另一側做布置,所以未曾與您照面,想到以後會經常做學術交流,所以過來與您認識一下」

李玲瑤露出一抹笑容,客氣的引導進屋至葡萄架下的小桌。

兩人互作介紹,男教師叫慕容醇,今年67歲,突破元嬰至今已有兩年半,穩固修為後就辭去了原來的照看靈植的職務到這裡任職,未曾攜帶教師助理。

其實教師助理這裡職務,主要是給術法外的其他學科教師配備的,其他學科授課需要準備各種修型輔材和做一些基礎的煉製工作,這些便是教師助理的工作。

術法教師攜帶教師助理的並不多,帶的話更多也是帶領後輩,傳授後輩修行經驗,還有一種就是就是傳承衣缽,執弟子之禮。

在修行界,學生和弟子的待遇是不一樣的,學生是工作,弟子則是傳承的代表。

學生可以有很多很多,但是弟子往往只會有幾個甚至是一兩個,收徒是較為謹慎的。

兩人並未收斂交談聲,是以,不久後新恆明道就被交談聲擾醒。

看到對面比自己帥不少的男人,新恆明道有些驚詫,這修行界的人都這麼品相好的嗎?

兩人相互介紹認識以後,就陷入了尷尬了,因為他知道新恆明道來自凡界,此前沒有接觸過任何修行界的事物,他也十分驚詫於李鈴瑤為何帶一個凡人進入修行界,對新恆明道僅保持着該有的理解,不親近也不疏遠,自此兩人並無任何話題。

最終就是慕容醇和李鈴瑤交流過不少該如何教導學生並暢想未來十年的生活後告辭而去。

慕容醇剛走,李鈴瑤就收斂了禮節性的微笑。

「終於走了,以後這樣的情況還會有不少,你就和我這樣淺淺的交流一下就好了,不冒犯也不讓對方感覺疏遠。」

自從她半年前突破元嬰以來,她就知道這樣的人不會少,21歲半突破元嬰,這個含金量可吊打修行界不知道多少人,能從鍛氣境突破至元嬰的人差不多就是百分之一。

但是能在不到22歲突破元嬰的,可就少得可憐了,這屬於被大宗門瘋搶之後最搶手的那一批人。

能在30歲以前突破元嬰的,都是大氣運者或者修行悟性絕佳者,交好絕對沒有壞處。

修行界目前唯一的檢測修行者氣運的方式就是占卜,通過數的變化預測吉凶,絕大部分的修行者要去干某一件對自己有大影響的事情的時候,就會在干之前給自己來一卦。

氣運齊天者,逢凶化吉,諸事接順,修行如同吃飯喝水一般簡單,尋常修鍊者需要十年百年才能領悟的術法他可能彈指一瞬就能明白原理甚至推陳出新舉一反三。

領悟術法倒是其次,關鍵在於道境的突破,別人可能需要一番生死磨鍊或者經歷重大的人生變故心境發生巨大的改變然後頓悟破鏡。

於他而言可能就是「嗯,今天的菜不好吃,出去看看有沒有啥好吃的」然後看見別人做菜或者吃飯的時候,突然就是一陣醍醐灌頂般的什麼都想通了,道境自然而然的就破了。

同時作為大氣運者,最受大宗門追捧喜愛的就是可能會增加宗門的氣運,讓宗門更加長久。

所以在修行界,大氣運者比悟性絕佳者更受歡迎。

新恆明道在李鈴瑤看來,就是身負大氣運者,能得到道器認主,這運氣就不可能會差。

他就是李鈴瑤修行的機緣。但是機緣一說,本身虛無縹緲,如果說氣運代表好的,那麼機緣就是好壞參半的,這個機就是機會,緣就是緣分。

那麼這個機緣有沒有可能是危機和**呢?都是有概率的,這時候只能給自己來一卦了,看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