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仙真的是這樣修的嗎?第4章 這不是我印象中的修仙在線免費閱讀

仙真的是這樣修的嗎?第5章 大氣運者在線免費閱讀

李鈴瑤腦子裡立刻想起了四年前轟動整個玄元界的大新聞,一個域外之人被兩大正道一大魔道同時抓捕成功的新聞,經過一番嚴刑拷打,交代了個清清楚楚。

事情的起因是此君仗着修行天賦出眾,處處留情,關鍵還渣得徹底,提起褲子就不認賬,坑蒙拐騙無所不及,專門盯上的都是各大勢力涉世未深的天之嬌女,還是個變態,妖族也沒能逃過他的毒手,尤其是他變態的愛好比他本人更出名。

他喜歡半**,即兔女郎,貓娘,還有各種獸耳娘,喜歡cosplay,玩的很花。妖族有不少涉世未深的少女被其花言巧語矇騙與之苟合,此上所有詞彙均來自於其本人的供述。

由此,玄元界的人也知道了此人的來歷和為何其能次次逃脫各方勢力追捕的原因,其聲稱自己來自一個叫藍星的星球,能逃脫追捕的原因則是因為其有道器護身,因為道器特殊的不可占卜不可探查的隱蔽性(實際上位格太高根本查不到),一次又一次的逃過各大勢力的追捕。

也是憑藉著道器的助力,其能在短短三年之內,煉體開光,鍛氣為基,道基化虹鑄得元嬰,在被逮捕的時候更是已經達到了元嬰後期接近圓滿,假以時日未必不能突破元嬰入求道成為一方巨擘,甚至更進一步突破化道也未可知。

要知道抓捕他的時候,足足出動了整整七位化道境的老祖。

所以李鈴瑤心中頓時警鈴大響,已經把新恆明道打上了變態的標籤。同時她大概也猜到了為什麼幻境中新恆明道為什麼看見女子在河邊哭泣掉頭就走的原因,大晚上的,他肯定是把女子當鬼了,擔心女鬼會吸取他的陽氣。

「我警告你!我是你師傅,不能對我有非分之想!」

看着李鈴瑤眼中毫不掩飾的戒備,新恆明道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就是隨口一問,這是個什麼情況?他並不知道,因為玄元界本就有妖的緣故,cosplay半獸化這種打扮風格並沒有在女修打扮千變萬化的風格里佔有一席之地,不過那是在此之前,自從某個叫葉辰的來了以後,七年時間,某些地方穿衣風格已經有了些許變化,,,

「我就是隨口一問,不能變就不能變,你不要多想,我沒有其他的想法。」

李鈴瑤並沒有因此放下警戒,以後得防着一手,有備無患!

「好了,走吧!為師先帶你進入浩明州鵝城,為師是鵝城第六學府的教師,這次就是去任職的,在路上為師為你解惑」

她刻意強調為師,想擺一下師傅該有的威儀,同時也提醒新恆明道要注意言辭,不得輕易冒犯師尊。說著抬手輕點腰間香囊從中拿出靈舟一躍而上。

看着面前佔地幾十個平方彷彿跟個二層小洋房面積差不多的靈舟,新恆明道心思這才回過神來,飛天遁地,仙氣飄飄,御劍乘風天地間,這才對嘛!出門沒個靈舟怎麼行?

沿着靈力幻化而成的台階順階而上,剛登上靈舟甲板,呈現在眼前的就是鋪滿了大半個甲板的盆栽,各種奇花異草,錯落有致,美輪美奐。

盆栽的盡頭左邊是一座靈木製作的鞦韆,支架上爬滿了純白色的小花。右側則是一矮桌,矮桌兩側則是四個小圓凳。

不錯,這才是修行之人出門的代步之物,腦子裡已經開始忍不住幻想以後自己乘風御劍逍遙天地間的馳騁姿態了,嗯!端的是裝得一手好逼!

再往前則是一扇小竹門,但是很顯然李鈴瑤並沒有開門讓他進屋交談的打算,此刻依然坐在小圓凳上等着他過去。

順路直行徑直坐在李鈴瑤對面,直到此刻他才有機會好好打量眼前的少女,雙平髻,別著兩個鈴鐺型的髮飾,霓色修身襯衫扣子質量很好,素麵朝天,雙眉細長,瓊鼻小巧,薄唇啟齒,明眸中帶着絲絲裝出來的嚴肅,顯得有些嬌憨,果然是人間絕色。

「你對修行了解多少?對此方世界可曾有過大致的了解?」其實她已然知道,新恆明道肯定啥也不懂,那不得開個頭不是,這才能顯得自己好為人師。

「請師傅解惑,我對修行一竅不通,也未曾走出過家鄉這小小的縣城」李鈴瑤也不點破他異域之人的身份,畢竟總得有個身份在世間行走。

「自萬族摸索出修行之法以來,傳承至今有一萬二千年歷史今年是玄元歷4251年,道法萬千而又唯一,任何一條都是大道,無高下之分確有品階之別,即任何一種修行方式都可成就大道!」

「修行路目前主流共分六層,每層分上中下圓滿,到達圓滿即可突破至下一境界,分煉體,鍛氣,元嬰,求道,化道,仙人六境,我玄元界修士通常為12歲開始修行,煉體和鍛氣兩境為凡境,人人皆可踏足,從道基化虹成就元嬰開始,開始追尋並不斷完善自身的道果」

新恆明道有些不解,「難道修行不是越早越好嗎?」想像自己要是能在七八歲就可以開山斷水,那簡直牛逼得不要不要的,他也想到了幻境中那個孩子拿一手空手碎大石。

「並不是,過早的掌控力量只會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災禍,你可曾記得幻境中拿一手空手碎大石?普通煉血境即可做到,煉體圓滿啟靈點燃大道之火肉身可輕易掌握6000斤的力量,那麼如果一個三四歲的孩子掌握了這種力量,當他不順心的時候你說他會幹什麼?」

「破壞!毫無意外是破壞!」新恆明道立刻答道,同時也反應過來,既然是12歲開始修鍊,那麼幻境中那個七八歲能一掌拍碎大石就不合理,肯定是這個便宜師傅對自己的測試。

「那麼你在想,當一個五六歲的孩童擁有鍛氣的修為,那麼他與人發生衝突時他又會如何,他甚至連是非觀念都搞不清楚」

這麼一想,確實是這樣啊!如果一個心智不成熟的孩子擁有了力量,那麼毫無疑問只會帶來破壞,在這個能修鍊的世界,他傷不到大人,但是對同齡人來說就是災難,但是如果所有人都兩三歲就修鍊,那麼家家戶戶都是拆家現場,那畫面,簡直不敢想像。

「那為何是12歲開始修行呢?」新恆明道接着問道。

「12歲已讀書六載,擁有基礎的是非觀念,即可逐步的教授孩子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同時也鼓勵孩子競爭,培養孩子的興趣愛好,讓他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單純的為了修行而修行,16歲成年以後可選擇擇業方向也可進入大宗門修行」

懂了,就是孩子懂一點事兒了,就讓他學會使用自己的力量去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培養他的就業方向,不禁感嘆,那個世界都一樣啊!都得生活啊!

「師傅,既然是修行的話,那麼是不是有資質一說?我的資質咋樣啊?您前面有說過我資質不錯,是否我就是那萬中無一的修行天才?」新恆明道不免有些小得意,畢竟自己的資質可是經過改造的,按理說肯定不差。

李鈴瑤彷彿看智障一樣的看着自己的傻徒兒,難道他聽不出來自己是瞎說的嗎?怎麼還有些洋洋得意的樣子?「你覺得修行應該需要什麼樣的資質呢?說說你的想法」

新恆明道立刻答道「比如什麼千萬中無一的萬化仙體,度厄聖體,雷靈根啊異靈根啊什麼的」

「各種仙體是沒有的,當下修行只重兩個,一為悟性,二為氣運,至於你說的靈根,你想要什麼樣的靈根?」

【嘶!原來沒有這些東西嗎?靈根倒是有的,話說有靈根的話,自己修行起來是不是吃飯如喝水,但是為什麼師傅的表情有些奇怪】

「師傅,這個還可以自己選的嗎?這個不是天生的嗎?難道有靈根修行起來並不比無靈根的修行起來好嘛?不都是萬中無一的修行天才嗎?」

「玄元界發展至今一萬二千載,如果想要找到各種靈根的擁有者,那麼只需要神識輕鬆掃過,就可以把他們帶回宗門培養,如果他們是香餑餑,那修士都天天跑出來招人了,你可知玄元界有多大?每天會出生多少嬰兒?其次就是,為什麼你會覺得,修鍊界缺人?」

不等新恆明道會話,接着馬上說道「一個修行靈根罷了,四千年前飛羽宗鑄器堂就已經研製出了人造靈根,通俗來說就是加深你對某一件事物的領悟能力,比如水靈根會喜歡水修鍊水系道法會更容易上手,但是限制也很明顯,你會排斥降低對其他道法的修行,甚至你會感覺不舒服。

「當然你會想着,既然如此那我所有靈根都給自己來一套不就好了嗎?然後你就會發現你修行什麼道法好像都很厲害,但是同時你會受到其他靈根的影響,好像什麼都行,實際上卻是什麼都不精通這就是靈根帶來的負面影響。

「無靈根的修鍊者,起始階段鬥法會遠遠低過擁有靈根的修行者,但僅鍛氣境而已,一旦進入元嬰,雙發的差距會迅速拉平,我掌握五行法術,你卻是單系術法,你怎麼和我打?你要是什麼靈根都有,那麼每一種法術你都去修鍊,那你境界還要不要提升了?

等你把法術都修鍊圓滿,別人可能就已經破鏡了,直接以質量取勝,一巴掌就能拍死你。最後就是當你什麼靈根都有的時候,你會感覺在哪裡都如魚得水,久而久之會沒有危機感,對修行無益。

除非你不想讓你大道走得更遠或者你想一條路走到黑才會選擇藉助靈根修行,一般來說藉助靈根修行的只有兩類人,一類是他通過尋常晉陞方式已經無法破鏡需要藉此破鏡達到更高的境界,但其實是很難的,靈根增加的法術修行,並不對境界晉陞有益處,你或許可以領悟下一境界的修習法術,但是想以此破鏡是很難的,甚至某種意義上來說,破鏡更難了。

再一類就是知道自己悟性有限已經確定好了就業方向,踏踏實實就業的人,比如水靈根可以去海邊需要頻繁接觸水資源的地方就業,木靈根可以做植物栽培研究,為研發靈藥部門工作,土靈根可以改善土壤肥力等等,金靈根可以去建築行業就業,火靈根,,,,火靈根只能去燒烤店打工了」

一口氣把靈根的益處和弊端都說得明明白白,「那師傅沒有研發出增加修鍊速度的靈根嗎?比如別人修鍊三年才破境我一年就能破境」

「你是不是覺得修鍊就應該打坐或者要沐浴焚香什麼的調整好精神狀態?」李鈴瑤怪異的看着新恆明道,「然後甚至要晚上白天打坐五心向天特定的姿勢,乃至閉關就是為了不被人打擾好好的運行周天」

新恆明道真就是這麼想的,他覺得這麼做沒毛病啊!你修鍊不打坐你還想幹啥?

李鈴瑤現在看新恆明道的眼神越發的和藹,關愛智障人人有責。

連帶着說話都輕柔了起來,「徒兒啊!你要明白,修鍊只有凡境是累計數量就可以引發質變的,從元嬰開始光積累是沒有用的,是需要悟,即悟性!小河裡的水,再多都是水你拚命的接着往河裡灌水,它還是水啊!悟就是改變他的形態,讓它變成冰,變成汽,變成雲」

「至於修鍊累計的過程,你要知道玄元界至今已經發展一萬兩千年了啊!你可知道一萬兩千年能做多少事情啊?這是輔助修鍊用的聚靈環,至於運行周天,我一直在通過聚靈環運行着啊!從未停止」

現在新恆明道已經有些獃滯了,是啊!一萬兩千年啊!這他喵的是好長好長的時間了啊!就算是每代人都是30歲生孩子,那也有400代人了,但凡早一點,,,,完全不敢想像,至於腦子裡動不動就用萬年來算的修行界,他現在覺得和他認知的出現了很大的偏差。他憑什麼會認為一萬二千年別人會原地踏步沒有進步?還照着原始的方法修鍊,修鍊不就應該是越來越簡潔門檻越來越低的嗎?

「再然後啊!我們說一下最後一個問題,你覺得修鍊界缺人嗎?缺天才嗎?」

新恆明道想說是缺的,但是經過上面一系列的打擊,他現在對自己已經不自信了,只能靜靜的等待下文。

「首先你要知道,資源是恆定的,修鍊界有一個一直在研究的課題,靈氣從何而來?因為萬物不可能憑空產生,能出現這個東西,必定有緣由,現在找不到只是現在找不到,總會有找到的一天,基於此那麼不可再生的資源總有用完的一天,那麼修鍊的人是不是越少越好呢?這可以保證既得利益着儘可能的獲利」

「其次就是,徒兒你可知道生物是怎麼來的?」李鈴瑤循循善誘,語氣柔和得不像話。

新恆明道以為答案肯定和他想的不一樣,只能接着用眼神示意李鈴瑤接着往下說,結果他錯了,大錯特錯。

李鈴瑤接著說道,「以人族為例,一個新生兒的誕生需要一具肉體和一個完整的靈魂,修鍊界至今沒有研究出靈魂究竟從何而來,暫且不表,那麼肉體從何而來呢?需要男人的**和女人的卵子相結合不斷發育,靈魂從百會穴中誕生才會有一具軀體,兩者相結合之後才會是一個新生兒,兩者缺一不可」

「人族男性身體里的**源源不絕不可計數,女子一生可發育成熟500左右的枚卵子,也即是說,理論上一對普通夫妻可以產下500個左右的後代,換到修鍊者,可運轉靈氣不斷的催生細胞,更是不可計數,那麼你為什麼會認為天才是資源呢?」

啊這!新恆明道的世界觀現在已經有些遭不住了,「那師傅您有考慮過女子的身體能孕育這麼多的孩子嗎?」新恆明道弱弱的問道。

「為什麼你會認為一定要在母體中孕育呢?**和卵子相結合以後,只要給予其母體能給予同樣的營養,他(她)就可發育成人啊!」李鈴瑤眼神中的關愛之情更甚。

新恆明道現在腦子很亂,是啊!這是修鍊界啊!不是老家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待這個問題,在老家也是男性或者女性生理方面有問題才會去搞這個,真的想要人口大爆發,其實手段有很多種啊!只是李鈴瑤把最粗暴的一種**裸的展現在了他眼前。

所以,修鍊界,不缺人,真的一點都不缺,天才也是不缺的,一百人一千個人里沒有天才,擴大基數,一萬個還能沒有嗎?再沒有再接着擴大基數就是了,天才的概念在修行文明面前不過是個笑話罷了。

「現在不管是哪一族都不缺後代的,精英的後代也可以通過篩選出來,但是這麼做並不人道,萬族受人族文化影響,並不會這麼做,當前修鍊界的新生兒來源均來自於雙方父母的繁衍慾望,即雙方都覺得該有一個孩子了,那麼就會選擇各種繁衍方式將新生兒誕下傳承自己的基因,比如我便是父母覺得她們這麼好的基因應該有個後代要拿出去炫耀一下」

嘶!感情修鍊界的後代是這麼來的,該說不說,果然是修行之人嗎?後代想要就要,不想要就可以一直不要,主打的就是一個隨心所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