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仙真的是這樣修的嗎?第3章 這是貓娘?在線免費閱讀

仙真的是這樣修的嗎?第4章 這不是我印象中的修仙在線免費閱讀

四天後。

新恆明道走在一條官道上,後背背着一個快空扁的包袱,這裏面有陳不言贈送他所剩無幾的盤纏,陳不言是救治他那個男人的名字,他在兩天前傷好以後辭行,按照陳不言給的規劃往南邊去從軍。

在這兩天的路上,他一共碰到了三件怪事。

第一件是一個老婦人在路邊因為兒女不孝而上吊,他苦口婆心勸下了老婦,然後被兒女連着老婦人責備多管閑事。

第二件是一個容貌極美的女子在河邊哭泣,看着很假,很彆扭,演技不好,想到這個世界能夠修行,搞不好存在妖魔鬼怪之類的東西,他沒敢管,畢竟小說里和花妖孤鬼痴纏的書生,可沒幾個有好下場。

第三件則是一對七八歲的兄妹,要去投奔陳不言,說陳不言是他唯一在世的表兄,新恆明道仔細問了問陳不言的信息,對方均是對答如流。於是新恆明道便把盤纏勻了一半給兩人,本想過護送他們兩個到陳不言家,對方的態度確是異常堅決聲稱不用,接着便在新恆明道面前表演了一手空手碎大石,於是新恆明道便不再多言。

這三件事,看似毫無聯繫,但是憑藉著二十幾年來的生活經驗,他總感覺不對勁,但是那裡不對勁又說不上來。

是夜。

新恆明道趁着夜色趕到了一個小鎮,租下了一個客房準備休息,畢竟白天除了趕路吃飯以外就沒休息過,按照路程,他應該還有兩天半的路程才到最近可以投軍的城鎮,通過入伍檢驗以後才會和這個城市通過檢驗的士兵一起奔赴戰場。

剛躺下,「你這邪魔奪舍他人軀體,當誅!」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言語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新恆明道從床上彈跳坐起,汗毛根根豎起,額間頃刻間流下幾縷冷汗。

「你是誰?為何說我是邪魔」新恆明道盡量讓自己語氣保持平靜,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自己是外來人口,路引是陳不言造假的,這東西在這個世界並沒有多大用,這兩天住宿都沒用上,當不得身份憑證,不過是為了從軍有個交代罷了。

那麼她是怎麼發現自己奪舍了這副軀體的?

「你靈魂有異與這幅軀體並不相容,這幅軀體原主明顯已被你殺死,這不是邪魔是什麼?」

窗檯邊,李鈴瑤背對新恆明道持劍而立。自己剛剛特意從四面八方發聲,就是為了炸新恆明道一下,取得先機,看到新恆明道的反應,她對自己的話術相當滿意。這還不是簡簡單單的拿捏!

新恆明道朝窗檯處看去,一容貌絕色的女子持劍背對自己,雙平髻,霓色修身襯衫布料綳得很緊緊緊的貼服在妙曼的嬌軀上,下身則是同款霓色短裙,腳上則是一雙涼拖,微風拂過,髮絲飄揚,清冷的月光照射在靈劍上,閃過一抹冷冽的寒光。

別問新恆明道都沒看到臉就知道到容貌絕色,低頭不見腳尖,便是人間絕色!這是個有容!從背後可以明顯的看到罪惡比背寬多了。

新恆明道先是一驚,暫時忘卻了恐懼,這畫風怎麼不太對啊?這妹子的畫風的打扮穿着偏向現代都市的甜妹,出現在這麼一座古代城鎮,說不出的違和感。

新恆明道久久沒有回應,李鈴瑤有些尷尬,難道是我把他嚇得太狠了?為什麼一直盯着我看不說話?不得已,只得按照劇本繼續。

「今日,吾便斬你於此,為世間除一大害!」這台詞太中二了,穩住穩住!不能讓他看到臉。

言罷,一道劍氣從指尖迸發徑直衝新恆明道而去,速度卻是不快。

新恆明道此時也反映過來「女俠饒命,有話好說,我可以解釋的!」

劍氣饒命二字出口時恰到好處的停留在新恆明道後仰的額頭前一厘米,看着像是划過長空的流星,透露則勢不可擋的鋒銳氣息。

「說吧!本座也不是濫殺無辜之輩,便與你一個解釋的機會!」

新恆明道有點懵逼,求饒真的有用?這個世界的正道都這麼好說話嗎?他剛剛都做好了被一劍穿顱而過,就剩下靈魂到處飄的準備了,畢竟按照帶他來到此方世界的人工智能所說,化道以下是搞不死自己的,也就說對面的妹子,最起碼是個求道境界的修鍊者,不然如何能看出自己靈魂和肉身不相容。

「前輩,這具軀體原主早已死亡,在下只是稍作驅使,今後尋找到煉製軀體的寶材後定當讓原主入土為安。」他不知道自己匆忙想出來的爛借口能不能應付這個妹子,主要是匆忙之間也找不到其他的借口。

然而李鈴瑤此時心裏想得確是

【果然如此,他肯定以為這裡是他想像中那種修仙界,煉製一具身體罷了,連寶材這種詞彙都爆出來了,道器核心必然也已損壞,他現在什麼都不知道,趕緊引導他拜師,嗯!最好再簽下大道誓言讓他以後不背叛自己,畢竟是一件道器在身,多做一手防範】

「諒你也不敢騙我,那你何時讓原主入土為安?又準備用何種寶材煉製!」

新恆明道更懵逼了,難道自己真的有這麼運氣好,說什麼她都信?不對,她是修行中人,肯定知道煉製身體的寶材有哪些,再不濟自己隨便扯一兩個對面有不認識的,多說幾個不就露餡了嗎?煉製身體這麼重要的東西肯定需要很多種寶材,不可能用一兩種就煉製好。

新恆明道額頭的冷汗又多了幾縷,「在下準備用木,,,」

察覺到他狀況的李鈴瑤直接打斷了他的話,「你知不知道尋常修仙者一眼即可看穿你靈魂與肉身不合?」自己再不接話他肯定又要瞎編了,謊話連篇,母親說得對,男人說的話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信,還是大道誓言好用。

此時新恆明道也看出了這妹子意有所指,拱了拱手道「還請前輩明示,可有小事在下能為前輩代勞」同時心裏也有些懵逼,難道求道這個境界很低嗎?隨便拉一個出來就能看穿自己靈魂和肉身不契合。

「我觀你修仙悟性不錯,可願拜入我門下?」這兩日除了那個老嫗是她找的演員,其他的都是幻境中操控的靈識罷了,性格還馬馬虎虎,知恩圖報,也知道投桃報李,唯一讓她不明白的是為什麼看見女子在河邊哭泣新恆明道頭都不回掉頭就走,難道是因為自己對幻境的操控還不嫻熟,太假了嗎?那為什麼其他的都沒有異常?

聽到這話,新恆明道胡思亂想的心緒才安定下來,看來自己經過蝴蝶形狀人工智能改造的資質還是挺優秀的嘛!這不就如太陽一般光芒萬丈吸引到高人前輩來讓自己拜師了嗎?前面一上來就給自己一個下馬威原來就為這啊?

接下來的劇情應該就是拜入名門仙宗,拳打外門弟子,腳踢內門精英,鎮壓宗門核心弟子,出任掌門,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這麼一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於是新恆明道納頭便拜,「師傅在上,請受徒兒新恆明道一拜!」

李鈴瑤嘴角扯過一抹難以抑制的笑意,「好!今日起,你就是我李鈴瑤的弟子了,我縹緲仙宗不拘凡禮,平時可隨心行事,從今以後,休戚相關,宗門之盛即你我之盛,宗門榮辱即你我之榮辱,不可讓宗門威儀蒙羞!」

新恆明道感覺怪怪的,為何宗門榮辱系與我兩人之手?「師傅,我們宗門有多,,,」

李鈴瑤卻是直接打斷他的話,「好了,立誓吧!立誓後才算是我宗門之人,如此才可傳你修行之法!屏息靜氣,跟着我念!」

新恆明道只得按下心頭的疑惑,畢竟修行之法還是很誘人的,他很想看看是什麼樣子。「是,師傅!」臉上做出一副嚴肅的樣子。

「道之誓者,無念無我,由起於心,,,,,,,」

「道之誓者,無念無我,由起於心,,,,,,,」

整整念了二十五分鐘的大道誓言,光是前言就是兩分半。

「吾武新恆明道在此起誓,即日起,吾當以宗門為家,永生不背叛縹緲仙宗,尊師重道,為宗門發展事業添磚加瓦,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有違此誓,修為終生不得寸進,此天地共鑒之!」

「吾武新恆明道在此起誓,即日起,吾當以宗門為家,永生不背叛縹緲仙宗,尊師重道,為宗門發展事業添磚加瓦,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有違此誓,修為終生不得寸進,此天地共鑒之!」

話語剛落下,新恆明道就感覺內心強烈的悸動,彷彿自己身上多了一道枷鎖,這抹悸動告訴他,如果他違背誓言,他真的會卡在某一個修行境界,終生不得寸進,永遠停留在這個境界,無法超脫。

這種預感很強烈,強烈到他有些害怕。這個世界發誓真的有用?那以後是不是不能發誓了,否則必然會天打雷劈,這個世界應該沒有渣男吧?嗯!也不好說,修仙界應該有雷靈根什麼的東西,要是有這個東西,那用天打雷劈來發誓,對雷靈根來說到底是獎勵還是懲罰?

然而此時的李鈴瑤卻是已經抑制不住的放聲大笑,她撿到寶了,她現在恨不得馬上拉着新恆明道跑回族內,讓新恆明道把道器拿出來給族內的靈器研究館好好研究,只要能研究出皮毛,都能讓族內的靈器研究技術邁出一個大台階,不用受大宗門鉗制,可以改善族人的生活,讓族人的生活上一個台階。

但是她也知道,這不現實,整整兩天,她的神識一直放在新恆明道身上不敢有絲毫的放鬆,道器沒有一絲從他身上蘇醒的徵兆,道器蘇醒的方法估計只有新恆明道知道,也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畢竟這五天自己可是從未鬆懈,但是道器蘇醒肯定需要新恆明道去為它提供靈氣或者收集天才地寶等等諸多條件。

直到兩天前試探確定了道器已經沉睡她才敢把神識放開肆無忌憚的掃視新恆明道,憑藉她元嬰初期的強大神識,新恆明道身上一個細胞她都沒有放過,掃視得清清楚楚。

至於殺人奪寶的念頭,她是從來沒有升起過,也並不現實,道器必然已經認新恆明道為主,有道器護身的新恆明道先不說以她元嬰初期傾盡底牌輸出能不能把新恆明道活活打死,就算打死也沒用,道器本身隱秘不顯,把新恆明道打死道器也不會認她為主,把新恆明道屍體都翻個遍她都發現不了道器包括把族內化道境大能拉過來也一樣。

種下毒素或者以禁制逼迫新恆明道受她控制,更不現實,除非道器永遠不蘇醒,不然一旦道器蘇醒之日,要麼帶着新恆明道遠遁萬里,要麼會強勢破開她留下的所有手段,不管道器是哪一種選擇,雙方的關係都沒辦法迴旋,甚至是生死大仇。

找到道器擇主的人,那當然是在他身上投資啊!把他變成自己人,那以後道器蘇醒了,投桃報李回饋他師傅一點提供一點技術支撐,也是理所當然的嘛!不管這個道器是擅長哪一方面的技術,是術法,攻伐,防禦等等都是一點不帶虧的,都能讓族內的技術實現爆髮式的突破,由不得李鈴瑤不興奮。

她當然不只是新恆明道身上投資,還要牢牢的把他綁在和自己一條戰船上!於是縹緲仙宗應運而生,以後他和自己就是利益共同體,尤其是自己是他的師傅,他得尊重自己,她沒敢把太深層對新恆明道的限制加到大道誓言里,就怕新恆明道不肯跟着念。

新恆明道看着眼前這個狂笑不止的少女,他深刻的感覺到自己被坑了,他覺得和他剛剛立下的大道誓言有很大的關係,他並不知道大道誓言這個東西在修鍊界都有千年沒人立了。

時代變了啊!不是誰都願意一輩子去堅持一件事情,結婚了還能離婚呢!有孩子了還能,,,,做人留一線,總得給自己留條退路不是?尤其以自己的大道為基礎的誓言,凡是和大道沾邊的都沒人搞這一套,至於其他的誓言,,,,,發就發唄,反正又不會應驗。

良久,李鈴瑤總算平復了思緒,脫離了自己的臆想,感受到新恆明道靜靜看着自己的眼神,她有些心虛,眼眉低垂,不由得有些躲閃。

「師傅,咱門宗門有多少人?」新恆明道平靜的問道。

「兩個!」李鈴瑤飛快的答道。

果然,掉坑裡了,要不是他知道打不過眼前的少女,他高低不受這個委屈。

新恆明道以手撫額,「那大道誓言是?」

「我加的,我怕你跑了」還是低着頭,沒好意思抬頭直視新恆明道平靜的目光。

嘆了一口氣,「也就是說,咱宗門現在啥都沒有,功法,資源,修行場所什麼都沒有啊!」新恆明道現在想哭,他拜入名門仙宗,拳打外門弟子,腳踢內門精英,鎮壓宗門核心弟子,出任掌門,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的願望還沒開始就破滅了。

這次李鈴瑤倒是有了些底氣,「功法和資源都是有的,我有你們人族修行到元嬰境的功法,也可以直接提供你修行到元嬰境界的資源,你不用因為這個發愁。「說著還裝模作樣的怕了拍腰間的小包。

「你們人族???」新恆明道準確的捕捉到了這條信息,腦門上出現了個大大的問號。

「我是妖族的,族名梁渠,不是人族」

新恆明道腦子裡瞬間想到了山海經,【有獸焉,其狀如狸而白首虎爪,名曰梁渠。見則其國有大兵】

真有這玩意兒?那不就是一隻白色的大貓?眼睛裏閃過一絲狐疑,畢竟眼前的妹子,和人半點區別都沒有啊!

察覺到新恆明道的疑惑,像是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隨手撤去幻境,眨眼睛周圍景物隨之褪色,彷彿就像兩幅畫重疊在一起的違和感一閃而逝,之後他便發現,,,,,,他其實就一直在勸老婦人別輕生不遠處,心頭又是一整無語。

「妖族和人族除了妖族多了一副妖軀之外,外表並無明顯不同,修至元嬰以後道基異象化虹重組道軀,至此萬物生靈並無不同。」說著展現出自己的妖軀,霎時間一隻渾身雪白的大貓就呈現在新恆明道眼前,眼裡不似動物有的懵懂,而是人性化的閃爍着清澈的愚蠢,說著還眨了眨眼,你看我沒騙你吧?

新恆明道現在腦子裡萬馬奔騰,夭壽了!儘管早有預料這個世界的精彩程度超乎自己想像,但是當他真接觸並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還是有些無以復加的震撼。

「那能不能保留一部分特徵,比如尾巴,耳朵?」

話音剛落下,他就從已然恢復人身的李鈴瑤眼裡看出了毫不掩飾的戒備,眼睛裏毫無意外的凸顯出兩個字,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