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仙真的是這樣修的嗎?第2章 蝴蝶玉在線免費閱讀

仙真的是這樣修的嗎?第3章 這是貓娘?在線免費閱讀

月明露冷玉壺冰,空庭老樹竹籬迷。

一張靠窗的小木床上,新垣明道已經醒了,右手胳臂兩側被兩塊木夾板綁着麻繩固定得穩穩噹噹,肩膀已經沒有那麼疼了,手也有了些知覺。靠牆側有一條薄薄的葛布被子,想來是貼心的主人怕他夜晚被冷醒了留着他用的。

他的心思並沒有放在這上面,望着天空半圓的明月,默默無言。

昏睡了一天一夜,一直處於半夢半醒之間,依稀記得有人餵過自己小麥粥,所幸沒有出現發燒炎症之類的癥狀,**的上身在腹部可以看見一個清晰的青紫色腳印,想來當時遭受毆打時因為這一腳使得原主弓緊了身子,這才讓臉幸免於難,倒是個講究人,打人不打臉。

床側對岸擺放着些叫不上名的農具,另一側則是堆得高高的木柴,隔壁不遠處隱隱約約傳來家豬的哼唧聲,這是間柴房。

現在還是晚上,分不清具體幾點,也沒有聽到這家人的說話聲,應當是已經入眠了。他做夢都沒有夢到過穿越這種事會落到自己頭上,魂穿異世?還是回到古代?又或是進入了作家的劇本虛構的世界裏?

那家鄉的父母和哥哥怎麼辦?他們知道自己死了,該會有多傷心啊!死了???

腦海中回想起穿越前夕,自己剛從公司離職,想給自己放個假,小小的旅遊去放鬆一下。每天坐在辦公室作圖,三點一線的生活,每天除了吃飯地點不一樣,其他哪兒都在重複昨天的生活,實在是讓人有點遭罪。

夜晚,邊境小城,剛辦理好酒店入住信息的他就出門逛夜市了,這裡的夜市是邊境最大的,這座小城也因為這個夜市而吸引了很多遊客,夜市街道不說是和羊城地鐵三號線一樣人擠人那麼恐怖,但也相差無幾,走路不注意的話撞到人概率還是很大的。

逛了一會,體會了一下當地小吃美食,回去的路上抄近路走了一條專門賣玉石的小街,想着逛了兩三個小時了不能白來一趟,隨便買了塊蝴蝶型的玉佩,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因為這塊玉佩在眾多小攤上眾多玉佩中,平平無奇。和他本人差不多,看着就很有眼緣。

價格還實惠,30塊錢。哪成想就因為這塊玉佩和另一個遊客發生了口角,對方語氣很沖,非要買這塊玉,好好說話那新垣明道也就讓出去了,畢竟玉佩很多,換一塊就是了,但是對方一副就是要欺負你的樣子,就很讓人來氣,於是新垣明道當仁不讓,據理力爭,最終老闆以先買後到為由,直接賣給了新垣明道。那人看了老闆和新垣明道一眼,卻是什麼都沒有再說,轉身離去。

新垣明道也沒有當回事,就準備回賓館了,剛出夜市走在寂靜的大街上,就被一左一右兩個一臉兇相的中年人人攬住了肩膀,緊接着就被握着紗布的手捂住了嘴,腹部還抵着一把匕首。

「乖乖聽話,和我們走一趟吧!」

在一路的恐懼中,左拐右拐走進了一條小衚衕。正走到衚衕中間時,兩人毫無前兆的直接動手,收起匕首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儘管護着重要部位,但是長期以來久坐於電腦桌前的身體素質遠比不上兩個亡命之徒直接打成了重傷,不躺兩三個月怕是下不來床了。

衚衕對面走出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鼻樑挺直,薄唇,劍眉,碎發,左耳插着銀色耳釘。看起來好象放蕩不羈,但眼裡不經意流露出的精光讓人不敢再小看。

「現在可以好好把玉佩給我了嗎?你說這是何必呢?有些人啊!不挨頓打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新垣明道毫不猶豫的把手伸向褲兜,形勢比人強,活命比什麼都重要,準備拿出玉佩,先保住命再說,之後再報警,然而卻是摸了個寂寞。

玉佩不見了,另一隻褲兜也摸了摸,除了一個屏幕已經破碎的手機,啥也沒有。

眼裡閃過一絲恍然,玉呢?怎麼好好的就不見了,明明剛剛挨打的時候還能隔着褲子感受到玉的存在,怎麼會突然不見了?難道是因為挨打過程中在滾在地上的時候掉了?

此時站在前方的青年也反應過來。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兩個堵住衚衕兩邊的漢子,接着把新恆明道全身一頓翻找,接着就是整個衚衕里里外外翻了個遍,然而這乾淨的衚衕,除了道路有些彎,整個道路一目了然。不死心的青年也加入把整個衚衕里里外外的摸了一遍。

「肯定是他路上走路不小心掉了,快去來的路上找找」

「老闆!這是要加錢的嘞」其中一個中年人面無表情的答道。

「知道知道,快去找吧!找到了每個人多給你們2000塊!」

「老闆大氣!」中年人這才露出笑容,說完帶着另一個中年人轉身去路上尋找丟失的玉佩。

此時的青年已經滿臉憤慨的來到了斜靠着衚衕的新垣明道跟前。

「廢物!**,你他媽一個成年人,拿個玉佩都能弄丟,草!」

說完不待新垣明道回應便是一頓發泄式的毆打,邊打邊罵。

「你他媽知道那塊玉佩多少錢嗎?」

「賣你十個都比不上玉佩的錢!」

草,一種綠色植物。經常用於形容人的心情好壞,還可以用來表示震驚,不可思議,憤怒等情緒。

青年人動手不知輕重,怎麼讓自己舒服怎麼來,如同狂風驟雨般拳頭傾斜而下,皮鞋的腳尖帶着主人的憤怒一次一次的給予地上的新垣明道難以言表的傷害。(有被皮鞋腳尖親切問候的過道友舉個爪)

直到遠處出來急鳴的警笛聲,是剛剛新垣明道趁着他們三個找玉佩報的警,青年人這才回過神,徑直像背着警笛聲的那一側衚衕口跑去!只要連夜跑出邊境,那跨國追捕難度就呈現幾何指數的上升,得趁着警方反應過來之前趕緊出境。

原本就想搶個劫,再揍那個不知好歹的小子一頓泄泄氣,然後把玉佩出手就能瀟洒好幾年,誰知道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錢沒搞到,還得馬不停蹄的回國。想到這裡,對那個不知好歹又笨的小子多了些恨意。

沒錯,他雖然本地語言說得很流利,但是他並不是這個國家的人。

晚飯剛吃到一半慌忙出警的警察趕到時,只剩下一具尚有餘熱的屍體,,,,

乾淨的小衚衕里,風中夾着腥味,年輕人身下流淌的血跡,還有牆壁上斑駁的血跡,無不昭示這就在不久前這裡發生過一場慘劇。

執勤的所有警察一刻不停的開展工作,調取全城監控尋找兇手的蛛絲馬跡搜查兇手,兩個半小時後,三名兇手均被火速抓捕歸案,但後續的善後工作也是個很讓人頭疼的問題,今晚他們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繁華美麗的邊境小城依舊繁華如故,只有天空一閃而逝的玉色光華帶走了一條彷彿迷路了的靈魂。世界並不會因為一條生命的流逝的流逝而發生改變,終究只是大海里一朵小小的浪花,未曾激起風浪。

「難道世界上真的有輪迴嗎?就像是一場場夢境,會有一場場新的開始,有新的生活,有新的家人,想法和世界觀也會和原來的世界完全顛覆,就像是現在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

「如果真的有輪迴,那我的前前世是怎樣的呢?又為什麼沒有前前世的記憶呢?還是說我現在算是一世,還有意識所以沒有死去,那我現在自殺是回到地球還是進入下一世呢?」

這麼想着,新垣明道不禁有些意動,沒有多少人喜歡在異世界飄着,哪怕這個世界可能很精彩,回到古代,遠沒有大部分想像中那麼美好,儘管可能也會有一番事業,但現實總是很殘酷的,雖然算不上熟讀歷史,但是他知道,歷史書上所有的王朝更迭江山易主背後都是成千上萬具屍骨,一將功成萬骨枯,並不是說說而已的,更何況打造一個帝國。

翻開歷史書,輝煌的背後是無處吶喊得連史書都不願意多花筆墨記載的無數屍骨,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沒有高鐵飛機,趕路全靠馬,何況,,,,,古代有馬的家庭哪能是一般人嗎?戰亂年代,十條命都比不上一比良馬。靠雙腳,要走出一省之地幾千公里,普通人一天50公里就算很厲害了,再加上彎彎道道,2000公里都要走40天,還是一天都不能停的那種。

和平來之不易,寧做太平犬,不做亂離人。這才是大部分普通人的心態。

新垣明道現在只想躺在沙發上打着遊戲,打累了吃塊冰西瓜,這才是生活。而不是想着在古代的建功立業,尤其是自己一個黑戶,沒有戶籍,更不用說路引這種東西了,附近有官府的報官馬上就會被抓起來,關於這具身體的原主,他沒有得到任何記憶,能隨便拋屍在亂葬崗,還有那一身的家丁服,九成已經被賣身進大戶人家了,搞不好還是終生制,運氣好也是簽訂了契約要做十年八年。

「我感應到你已經醒,,,,,,」

驀然間,一道如百靈鳥般婉轉清脆的聲音在新垣明道腦海里想起。

「我草!!!!你是誰?你在哪兒說話」

新垣明道瞬間坐起把周邊都看了一圈,接踵而來的左手臂火辣辣的熾痛感和大腦劇烈的眩暈感,這是在床上躺了太久所致。

然而腦海里說話的聲音並沒有因為他的驚詫而停止,經過短暫失神後,默默開始接受起了腦海里創來的信息。

「我感應到你已經醒了,這裡是一處與你認知所不同的世界,我帶着你用了32天來到這裡,這是最近的擁有天地靈氣的小世界,是我救下了你,在你魂魄消散之際幫你化虛為實,將把你帶到了此方世界,我是主人的乾坤造物,就是你30塊錢購買的那塊玉佩,按你的理解來說就是很高級的人工智能,因為本源晶片損壞的緣故我大部分功能已損壞,連着自主吸收靈氣的功能也已損壞,靈氣不足,我無法在完成我的任務後回到主人身邊,所以我選中了你,希望你可以幫助我,修復我的本源晶片,讓我可以回到主人身邊。

選中你的原因是因為沒有太多人可以供我選擇,你是我蘇醒後能找到最優解,其次我也無法再等待下去,我內核儲存的靈氣用一點就少一點,沒有多餘的靈氣維持我繼續再尋找下去,母星也已經了沒有天地靈氣,最重要的是,你是個知恩圖報的人,從我誕生以來的經驗告訴我,我救你一命,你會回報我。

你修行的天賦並不好,我用主人留在保護我核心本源晶片的一縷仙氣助你魂魄化虛為實,此後你的記憶力會得到加強,感知也會更加敏銳,我本源晶片已經損壞,留着對我亦是無用,這也是我唯一能為你修行路上提供的便利,化道之下無法看出其中的玄妙,只以為你獲得了什麼奇遇還未踏入修行界魂魄便已化虛為實,求道之下無法傷你魂魄分毫,但如果失去肉身的供養,你的靈魂會陷入沉睡直到老死,所以你現在需要找到一個安生立命之所抓緊修行,直到擁有自保之力為止,同時你也是邪修良好的修行藥材,切勿讓自己落入邪修手中。

這具身體與你的靈魂並不契合,每30天左右,必會與你的靈魂發生排斥反應,有些許疼痛,忍過去就好了,修到元嬰後元嬰可脫離肉身,重鑄一具和你元嬰契合的肉身就即可。

最後,如你無法踏入修行路或是中途夭折,那便你我緣分已盡,你身死道消,我則是無法再回到主人身邊。這只是我刻錄下的聲音,祝你好運!」

一共持續了三遍,自此腦海中再無聲音響起,新垣明道默默地消化着其中的信息,原來是那塊玉佩,人工智能?那它有誕生意識嗎?還是說是既定設定好的程序?有沒有學習功能呢?那是不是說,修復好它,我就可以回去了?仙氣是成為仙人以後才能獲取的東西嗎?修復它又需要什麼東西?它也沒說啊!其次就是,又要怎麼喚醒它呢?還是說給它提供靈氣就好了?它說它自主吸收靈氣的功能已經損害,那就是說內核沒問題,關鍵是怎麼把靈氣送進去才對,不然給它插個鼻胃管?也不知道它有沒有嘴巴鼻子啥的器官,,,,,

把修復玉佩的問題放後面,沒有力量啥都幹不了,在這就相當於在母星沒錢身體還不行,想幹啥都是有心無力啊!

按照玉佩器靈的說話,嗯!姑且當它是器靈吧!母星是沒有天地靈氣的,但是這個世界有,有天地靈氣就可以修行,再加上它說的仙氣,那就是說,這是我修仙世界?元嬰,求道,化道,這應該是境界的名稱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要修行很長時間,別修行個百年千年那自己豈不是永遠回不去了。

想着想着,腹部一陣尿意湧來,左手扶着夾住右手的夾板,準備下床去找廁所放個水,緩解一下複雜的情緒,出了門不多時就找到了一個旱廁,抓緊時間解決了一下積蓄已久的回龍湯。

剛出廁所迎面就碰到了個魁梧男子,正是昨日與新垣明道有過交流的魁梧青年人。

「男娃兒,好點點沒得?」

「我剛剛逗聽到你在屋裡頭喊,咋個嘍?」

新垣明道也不知道這方世界的語言都是這樣還是說這是當地的方言,思慮了一下,以帶着川味的普通話答道:「多謝大哥救助在下,身體已經好很多了,剛剛是做了個噩夢」

「你是城裡頭那家嘞下人哎?你嘞衣服褲兒我小妹兒都給你洗嘍」

魁梧青年眼神裡帶着憐憫,顯然大戶人家的家丁不是啥好職業,最起碼相比他這樣有田地的農人來說,生活條件肯定是要差上不少。

這就開始問來歷了,想了想,新垣明道覺得還是裝失憶,順便也可以用這個理由留在這裡了解一下這個世界,這個青年人給他的感官很不錯,沒有因為下人這層身份輕視他,非親非故的處於憐憫之心又救他一命,這是有救命之恩啊!其次他也想留下儘可能的報答一下,看看能不能給人家乾乾活什麼的,畢竟他現在啥也沒有,,,,,,

「實不相瞞,在下除了記得自己的名字以外,其他的都記不得了,不知大哥可否收容在下,若是家中缺少勞力,在下願為閣下驅使」

魁梧青年看着新垣明道,沒有說話,眼睛裏流露出複雜難明的神色,沉寂了一下,開口道:「像你這種從大戶人家裡出來嘞,窩是木的辦法留你嘞,遭城裡頭嘞主家曉得了我也遭不住,把身體養好你就走嘛!窩看你身體也還闊以,不如克當兵嘛!現在南邊在打仗,有兩把力氣嘞都要,搞不好被將軍看上還闊以傳你修行之法嘞!」

被看破心思,新垣明道也不覺得的尷尬,畢竟他的話本身就有點死皮賴臉的求人收留之意。

臉熱了熱,答道:「多謝大哥指點,在下養好傷後就離開,在這期間在下也不外出,不給大哥多添麻煩。」說完抱了抱拳,也不知道這個動作在這個世界,能不能表達出該有的意思。

「好勒!窩昨天在醫你嘞時候加了一滴煉骨藥水,你身上嘞傷,五六天差不多就好嘍,到時候窩給你點兒錢,你繞開順戎城走山區去北邊就好嘍」

新垣明道沒有問題什麼是煉骨藥水,既然魁梧青年直接說出來了,那表明在這個世界,這個東西很常見或者不值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後有的是時間去了解。

「多謝大哥救命之恩,以後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儘管開口,在下必當力所能及的回報大哥」

魁梧青年並沒有把新垣明道的話記在心上,或許也不覺得他能有什麼事情求到新垣明道的身上,轉身擺了擺手徑直離去。

直到回到柴房,新垣明道才想起到還不知道人家的名字,心中有些慚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