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蘇晚晚也是無奈笑了笑。

看了看手中的衣服,一想到那邊是三月份的天氣,抬頭看了看鐘表。

嗯,還不到十點。

這時候,城市裡還有很多路邊攤。

剛要出門想着去為孩子買個保暖衣啥的,一想不對呀,現在她這裡是夏天。

哪裡有賣保暖衣的。

不由得立馬翻箱倒櫃,找到一套自己的保暖秋衣秋褲。

她是會些針線的。

簡單改造一下也不是很難。

就是縫的不太好看而已。

沈淵已經坐了許久了,但是他卻一動不動,更不敢離開。

他還是有些緊張,害怕小玥兒回不來。

若是回不來,他好像真是沒一點辦法。

好在,小玥兒回來了!

她似乎十分興奮,一把拽住了爹爹的手:

「爹爹,爹爹,仙女姐姐讓我去住她那裡,她那裡好暖和,姐姐說還要給我洗澡澡……」

「我去姐姐那裡呀,好不好,我要跟姐姐一起睡好不好…….」

小玥兒抱着爹爹的手搖個不停。

沈淵摸了摸女兒的腦袋,總感覺這樣太麻煩人家。

目光又轉到女兒帶回的東西上面去,又是一包。

咦?

那個不是琉璃盞嗎?

怎麼又給帶回來了?

小玥兒已經有些等不及,沈淵開了口:

「先等等,你仙女姐姐有沒有話帶給我。」

先前他沒想到,萬一對方不認字呢?畢竟他們這裡認字的姑娘不多。

小玥兒這才一拍腦門,立馬從懷中掏出那張紙。

「有,信信,姐姐寫的信…..」

爹爹不讓她走,她還是再等會兒吧。

沈淵接過那張紙,剛摸到,就是一怔。

這紙厚厚的,而且十分光滑。

他起身點了油燈。

入目的是小小的字,十分工整。

不由得有些震驚。

這字,怎麼能寫這麼小,還這麼工整的。

他們那裡的女子也能讀書寫字嗎?

(蘇晚晚:九年義務教育,水筆字,謝謝。)

看了信,沈淵的眸色愈發震驚。

眸光轉到一旁的幾十張紙上,這樣雪白的紙張,還有那琉璃盞。

她竟然說都不貴,而且生活都很富足。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啊。

她還只留下了一枚銅錢,這讓沈淵感覺十分愧疚。

給他這麼多東西,他可要怎麼感謝人家?

小玥兒想到那包裹里的吃的,姐姐說叫什麼漢堡的,立馬小短腿跑了過去。

「爹爹,這些姐姐說是炸雞和漢堡,我可不可以嘗一嘗。」

哥哥和小叔叔都睡了,她先吃點吧。

姐姐那裡的東西都好好吃,她雖然吃了一碗麵條,可是聞着這香味,還是很想吃啊。

沈淵已經麻了,嗯了一聲,似乎還在想要怎麼辦。

還沒想出來,便被香味給吸引。

小玥兒拿了那漢堡咬了一口,簡直要被這神仙美味給折服。

「這世上怎麼有真好呲的東西呀……」

沈淵吞了吞口水,不過他到底也沒吃,還是留給另外兩個人吃吧。

第一次,沈淵覺得自己很沒用,竟是連個像樣的東西回贈都沒有。

算了,明日去打獵看看,若是能順便挖一棵人蔘就更好了。

「玥兒,到那邊不能太麻煩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