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是師傅從死人堆里救出的遺孤。
他教我詩書武功,我陪他馳騁沙場。
我本以為可以一直陪着師傅,直到我代替他成了太子的柏奚。
進宮前,我安慰師傅,「我一定會保護好殿下的。」
畢竟太子不死,作為柏奚的我才能活下去。
我想活下去。
哪怕一輩子只能遙遙看着師傅。
1我被送進宮的那一晚,太子蕭予澤捏着我的下巴將我甩到了地上。
「周離,不要以為你做了太子妃,周家就能得償所願。」
我淡定地跪在石磚上。
周家想要的,已經得到了。
我師傅周寧遠,已經將他為太子定製的柏奚,送到了太子身邊。
當蕭予澤俯下吻我的時候,我終於有所動容,一掌打在了他肩上。
蕭予澤意外地摸了摸自己的肩膀。
「都說太子妃是周寧遠愛徒,文武雙全,沒想到打起人來力氣全無。」
我咬了咬牙,聽任他解開了我的腰帶。
蕭予澤在我身上練就了十八般花樣後,我被內監裹在薄毯里,扔到了院子的一角。
我疼得渾身要斷了。
「凍死了就找個席子埋了,諒周寧遠也不敢說什麼。」
「畢竟,他欠了本王的太多了。」
聽到師傅的名字,我渾身一凜。
我調動殘存的意識,披着薄毯跪好。
蕭予澤披着厚重的皮草,目光在我臉上一掠。
「這麼聽不得本王說你師傅的壞話,就在這裡跪一夜吧。」
雪花紛紛揚揚地落在我的臉上,我伸手撫落。
肩膀處傳來陣陣鈍痛,雪光之下,皮膚上顯現大片淤青。
我心裏一聲苦笑。
柏奚的第一次作用,居然是我因為反抗留下的。
天亮的時候,我撐起身子,一步一滑的走出院落。
「太子妃到哪裡去?」
蕭予澤冰冷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臣妾跪完一夜了。」
我淡定地將薄毯在身上攏了攏。
「太子妃不來見見熟人嗎?」
我心猛然一墜,好像在生硬的雪地上摔了一下那麼疼。
師傅撐着雪傘,一步步走到我的身邊。
「按理說太子妃不應見外男,但是周將軍到底是太子妃的師傅,本王也想讓周將軍看看,太子妃在宮內生活的有多快活。」
毯子從凍僵的手指里滑下,皮膚上無數的曖昧痕迹露出,我看見師傅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