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洪雲震與裘惠雅回到家,驚魂未定,她不敢想裘惠雅不會武功,他們面臨的又是怎樣的場面。
裘惠雅握住她的手,她緊張的心得到緩解,抬眸望向裘惠雅的時候,眼底更多的是疑惑。
裘惠雅是文官,會一些皮毛實屬正常,君子六藝,這些都要學,可是在村子裏,裘惠雅就是嚇唬嚇唬他們,並未用盡全力。
可之前裘惠雅帶人去剿匪,被匪徒追的滿山亂跑,差點死在歹徒的刀下,還好衙役趕到的及時。裘惠雅那天的狼狽樣也成了他被人嘲笑的話柄。
裘惠雅不說,她也不多嘴問,氣氛有些尷尬。
這時,下人來報,有一名趕着牛車的婦人來求見,說洪雲震與他家兒子定下了婚約,他們是來履行婚事的。
洪雲震疑惑的讓人把人請進來。
之前她父親寫信回來,說為她說了一門婚事,是她父親好友的兒子,雖家道中落,但那男子學習刻苦,為人坦蕩,長的俊俏,讓她見見,信中不允許她拒絕。
這些天過去,並未有人過來拜見,慢慢她也就淡忘了這件事。
裘惠雅的臉色迅速陰沉下來,語氣頗為不悅,「你有貴客登門,我先告辭了。」
「原來你早有良緣,你跟我說明,我不會糾纏於你。」
洪雲震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張口想向裘惠雅解釋,又覺得沒必要,畢竟他們二人並無關係。
望着裘惠雅遠去的身影,洪雲震只覺得心裏堵得慌,之前她從未有過這種感覺。
婦人跟着下人進來,一路上她都在偷偷打量着院子